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中华雷氏网

 找回密码
 加入雷氏家园

微信扫码,快速登录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◆姓氏研究专著《中华雷氏姓源考》公开发行 ◆雷氏宗亲网文章发布指南 ◆致关注我(本站小编)的宗亲的一封公开信
查看: 675|回复: 1

故里赤龙山(散文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3-4-11 08:25:32
来自于: 来自手机 - 北京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 老年虽说归宿于自己的家乡,但因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不如意,好几年都没有去过赤龙山了 。今天,有清水的朋友来我家看我,感动之余,我就带他们去了趟云山镇,再一次登上赤龙山。儿时的往事像电影似的一幕幕从眼前闪过,给我多愁善感的心灵留下一幅温馨而又感伤的图画。 我是一个在外漂泊多年的游子,行迹匆匆,人海飘荡,俗尘万斛。每当疲惫袭来之际:或在春夜神思游荡,或于秋晚青虫扑灯,总要无端忆起小时候的一段历程。我十二岁那年,到云山镇中学读书,离家较远,路上要走十多里路程,星期天回家,走的是一条沙石路,路上偶尔有汽车或拖拉机的响声通过,道路两边是不知多少年了的老柳,柳枝低垂,树影婆娑。晨曦中路过这里,脚步声似有似无,树枝偶尔拂着面孔,鸟声鸹噪而妙闲,路边的沟渠里飘满了败叶和枯枝,给人一种凄凉、恓惶之感。学校后边的山梁就是赤龙山,满坡桃树和杏树,每到春天,开得如火如荼,有一种令人凝固思维的浓郁气息,成千上万的蜜蜂和着不知名的昆虫在花间嗡鸣,它们振翅收放,汇集成压抑而又沉雄的力量,扩散于空气中。那种金属片的音韵,异常深沉、宏远,仿佛一曲完整而和谐的曲子,我常陶醉在这种凝重而又久远的气息中,不能自拔。山顶上几间老屋,东倒西歪,破败不堪,见证着岁月的沧桑;几座庙宇,油漆斑剥;几株古柏,倒是郁郁葱葱。我常诅咒枯燥无趣的课程,星期天就与伙伴一起上山,在树林子里转悠。有时为追一只野兔或一只野鸡就不惜浪费半天的光阴,但我们玩得尽兴,久久不忍离去。林子里葛藤不规则地漫生,节外生枝,枝外分杈,无序的植物缠来绕去,像是一个巨大的魔网,这就要考验一个人的毅力与耐心。我们都是男孩子,脸划破了不疼,手扎刺了不叫,这些都丝毫不减当年的快乐,一直玩到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时候,才记得要回家。
  那一年,老师带我们走出教室,在大自然中吸收养分,我们都高兴极了,个个摩拳擦掌。女同学都悄悄换上了鲜艳的衣服,我自告奋勇作向导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带大家上了山。上山的路弯弯曲曲,挺拔的松树枝繁叶茂,山坡上绿草如茵,踩上去软绵绵的,像海绵似的,舒服极了;大淖坝的老柳垂下长长的丝条在微风中摆动,似乎在迎接着我们的到来。女孩子总是喜欢荡秋千,她们各自抚摸着青翠的枝条,来回摆荡,但柔弱的枝条总是承载不起她们稚嫩的身躯,让她们觉得有些惋惜。男孩子总是有些残忍,他们随意折断柳枝,将柔软的条子做成咪咪,吹成一曲不成调的音符,似乎用来显示春天的生机。这让我想起古人与柳有关的诗:“闺中少妇不知愁,春日凝妆上翠楼。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教夫婿觅封候”、“草色青青柳色黄。桃花历乱李花香。东风不为吹愁去,春日偏能惹恨长”。古人还有许多折杨柳词,大都是一些伤感之作,不是春愁就是离恨。我们都不是那个时候的人,也没有那么多的离愁别恨,大可不必伤感。而每年到了清明前后,坡上的桃杏花都争先恐后的绽放,一些游春的人们都要在坡上流连往返。每当此时我就想起崔灏的桃花诗: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所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。这个故事大概是多数人都知道的,那毕竟是古时候的事,而今秦安遍地桃花,农家多有桃园,时空变迁而人事已非,再也不会有那种痴情的女子去为一个迂腐的诗人去殉情了。但桃花的美艳仍然是存在的,也不会因时空而改变。桃花能点亮人的眼睛,能唤起沉睡诗人的灵感,在中国文化中,桃花就成了一种春天的标签了。
  今天,再一次登上赤龙山,我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。凌霄观里,又添了一些新的建筑,门两边挂上了楹联。游人至此,很认真的欣赏一番,赤龙山的历史就装在心中,这种文化气息的营造是十分有意义的。院子里的古柏依然如故,只是显得更加苍老些。是什么给了它如此强大的生命力?是香烛佛语,还是暮鼓晨钟?我站在古柏下,久久的沉思,想自己从一个少年已渐次变得两鬓雪染,而它还是枝繁叶茂。漫长的时光足以让坚劲的岩石风化,河水干枯,而一棵树,一棵超越了生命中的苑囿,却把无限的渴望根植在泥土中,伸向岁月的深处,这其中是不是蕴藏了什么玄机?
  在太阳西斜的余晖里,我们一起在寺院里漫游着,看着佛殿上常明的烛火,缭绕的青烟,神秘的佛像,还有佛殿飞檐下挂着的风铃,屋脊上飘扬的锦幡,夕阳给这里渡上了古朴的金色。屋脊被风剥蚀得痕迹斑斑,一切都显出苍凉和无尽的古意。魁星楼座落在门楼高处,一些留传下来的字幛、锦匾都悬挂在这里,隔壁就是钟鼓楼,敲几下音韵绕梁,充满禅意。 太阳快要落山时,我们按原路返回下山,夕暮中归来,无非自个儿兴奋、叹息一番,终是与山无涉与水无关,而兴致又远非无限之物,来路所剩越多,归程所余越少。不甘心来也空空去也空空,便扯一把眼前的烟云,权作罗致了山的气韵风骨罢了。





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雷氏家园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站长|手机版|关于雷氏宗亲网|中华雷氏网『Leishi.org』 ( 蜀ICP备05007274号 )

© 2010-2015 卓尔资讯  建议使用IE8[点击下载]以上浏览器   GMT+8, 2024-5-26 20:34 , 处理时间:0.313187秒, 35次请求 , Gzip On.

Design by 雷氏伟业 @ Discuz! X3.5 --【中华雷氏网】
本站法律顾问:重庆市法之源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